可以免费看黄色视频的软件

当贺楚涵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视线中时,大家仍然默默地站在那里。张清扬擦了下眼睛,回身对贺保国两口子说:“贺叔,我送您们回酒店吧。”

贺保国点点头,说:“也不用伤心,我太了解这孩子了,别看她看起来没心没肺的,其实打小就心事重。们的事……不怪,有的难处。”

“贺叔……”张清扬眼睛一酸,不知道再说什么。

“孩子,我们都理解,身在仕途,身不由己啊!”贺母拉着张清扬,无奈地说:“这孩子天生就命苦,没有好命啊!”

张清扬点点头,回身对陈雅说:“先带叔叔阿姨上车,我和她们说几句话。”

陈雅点点头,扭头对刘梦婷几人笑了一下,带着贺保国两人先出去了。张清扬来到张素玉、刘梦婷面前,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们……要去哪儿?”

“去沪海看看爸爸妈妈。”张素玉说道。

“我也去沪海,公司有笔生意,我和小玉姐一起去。”刘梦婷在一旁说道,又很懂事地补充道:“清扬,好好陪小雅,她回来一次很难得,知道吗?”

“傻丫头,总是替别人着想!”张清扬爱怜地摸了摸她的头。

刘梦婷一脸的娇小,因为有张素玉在一旁,便不好意思地推开他的手,一脸的羞涩。张素玉看她可爱,伸手摸着她的脸说:“梦婷,太好了,我要是男人,也会娶的!”

刘梦婷红着脸低下头,说:“小玉姐,比我更好。”

张素玉看向张清扬,说:“真是命好!”

淑女邻家女孩味儿

“是啊,我的命好!”张清扬苦笑着,看向两个女人,没想到她们能相处得如此融洽。

张素玉知道张清扬在担心什么,说:“不用管我们了,梦婷在沪海有我照顾呢,我陪她玩玩。”

张清扬又看向刘梦婷,伸手刮了下她的鼻子,说:“那我先走了。”

“嗯,去忙吧,不要让小雅等久了。”刘梦婷乖巧地说道。

张清扬不舍地看着两人,一手拉着一个,红着脸半天憋出来一句话:“等……等以后,我……再陪们。”

张素玉缩回手,气道:“快走吧!”

张清扬讪讪地笑,对两个女人挥挥手,然后看向苏伟和田莎莎,说:“我就不招待们了,们……自便吧……”

苏伟知道张清扬有意逗他,挥手道:“行行……重色轻友,看我以后怎么对!”

张清扬走出机场,陈雅已经坐在了驾驶位上,看到张清扬上车,她说:“陪叔叔阿姨聊天,我来开车。”

张清扬有感于老婆的懂事,回头对贺保国说:“贺叔,能在京城住几天?”

“不行啊,那边事情还有很多,今天住一晚,明天就回去。本想着去看看老爷子,刚打了电话,老爷子说不让我去了。”

“爷爷现在喜欢安静,基本上不见什么人了。”张清扬解释道。

“我明白老爷子现在是韬光养晦,他上次一病……引起的反响可不小啊!”贺保国有感而发道。政治家就是政治家,与女儿短暂的离别之痛过后不久,贺保国就恢复了正常。

张清扬点点头,说:“爷爷年纪大了,现在……真可谓数着分秒过日子啊!”

“清扬,马中华不太好对付吧?”车内都是自家人,贺保国说起话来也就随意多了。

“呵呵,一个固执的老人!”

“固执?”贺保国闭上眼睛回思着张清扬对马中华的判断,微微一笑说:“那我就放心了。”张清扬用到这两个字,完全明白他已经不把马中华放在眼里了。

张清扬见贺保国明白自己的意思,接着说道:“您今年的压力很大吧?”

贺保国说:“压力是不小,但爸和耀东比我的压力更大!”

“换届年……总是这样,各路新闻媒体的小道消息太多了!”张清扬无奈地笑道。

“小道消息?呵呵……也认为那是小道消息?”

“呵呵……”张清扬笑了,也许只有他们两人能懂得在说什么。

贺保国透过车窗看到了天上,自言自语道:“楚涵现在估计飞出去几百公里了吧?”

“这孩子……太可怜了!”贺母哭得像个泪人似的,“老贺,我想出国陪陪她,行不行?”

“不行。”贺保国坚决地摇着头:“最近媒体们都在议论国内的高官亲属都在向国外跑,还嫌我的新闻少吗?”

“我是心疼女儿!”老伴痛苦地摇着头:“咱们又不贪,我只是去照顾女儿,又不是逃跑!”

“那也不许,起码今年是不行。”贺保国捏着老伴的手说:“以为我不疼女儿?可是……我们要以大局为重!况且,清扬已经安排好了一切,还有什么不放心的!”

老伴说不出话,只顾抹着眼泪。张清扬看得心疼,说:“阿姨,是我没有照顾好楚涵,让们担心了。不过请们放心,在国外……她会没事的。”

贺母点点头,对张清扬说:“不怪,人们常说性格决定命运,楚涵这孩子……太要强了!”

开车的陈雅轻声说道:“阿姨,她会没事的,真的。”

“嗯,我也相信她没事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当贺母听到陈雅这么说的时候,十分的信服。陈雅的话就像有一种魔力,可以说服一切。

张清扬看向两位老人,问道:“贺叔,要不我带们在京城转转?”

“不了,去忙吧,送我们回去就行,这两天也没有睡好,我想回去休息一下。”贺保国也知道张清扬小两口难得团聚。

“那好吧。”张清扬也就不再坚持。

张清扬虽然想和陈雅在一起,但是又不得不利用休假的时间,短暂地同她分开,把吴德荣同苏伟约了出来,他想和吴德荣谈谈第一农机的事情。张清扬担心陈雅无聊,就先让她回娘家了,陈家也想念女儿。

苏伟是同吴德荣一起过来的,一进包厢,他就对张清扬笑道:“小子找我们没有一次是为了喝酒的,肯定是有别的事!我可告诉啊,先请我们喝完酒再说正事,要不然我担心听说完正事就没了兴趣!”

张清扬抬腿踢了他一脚,骂道:“从来都是狗嘴吐不出象牙!”

吴德荣在一旁帮腔道:“我看小伟说得对,要是没事才不会叫我们呢!”

张清扬没想到这两人已经把自己看透了,稍微有点小郁闷,只好说:“那行,咱先喝酒!”

吴德荣得意地看向苏伟,又说道:“三个大男人喝酒多没意思啊,要不找几个美女过来助兴?”

张清扬板着脸,摆手道:“算了,那样不好。”

“这是伊凡的地牌,还怕什么?”

“那也不行。”张清扬看向苏伟,“这个京城的监察厅长也想找位美女?”

苏伟听到张清扬点出了自己的职位,气得够呛,说:“算了,就这么喝!”

吴德荣大笑,说:“一些人拼了命想升官,要我看当官有什么好的,玩个女人还要偷偷摸摸的!”

“那可说错了!”苏伟接过话头,说:“吴胖子,咱们张大少爷玩女人可不用偷偷摸摸,人家管理女人有一套啊,三宫六院没有争宠的!”

张清扬郁闷地看向苏伟,说:“我今天主要请胖子喝酒谈事,没事可以先走了!”

“想赶我?我今天就不走了!”苏伟一屁股坐在张清扬身边,大大咧咧地给自己倒了一杯酒。

张清扬懒得理他,直接对吴德荣说:“胖子,我今天找来是商量一件事情,第一农机……主动退出吧。”

“哦,说行那就行,这……什么……说什么?”吴德荣起初没仔细听,当他明白张清扬说的是什么的时候,直接站了起来。

“别激动,我说退出第一农机的收购吧。”张清扬淡淡地说道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马书记发话了,让我给他一个面子,我不得不听啊!”张清扬似乎很无奈地说道。

吴德荣皱了下眉头,盯着张清扬看了久,摇头道:“不对,在说慌,一定还有其它原因!”

“胖子,别问了,退出吧,马中华下决心帮助四维集团了,还是退一退。”张清扬苦可婆心地劝道,好像真碰到了难事。

吴德荣转了转脑子,突然看向了苏伟,说:“怎么看?”

“什么怎么看,他肚子还有好事?他能给马中华面子?”苏伟冷冷一笑,“估计又是他的计谋吧!”

张清扬看向两人,说:“不是我的计谋,们也知道今年是换届年,我不想和马中华闹得太僵。”

吴德荣怔怔地盯着张清扬,将信将疑地说:“我退出到是没什么,要不要第一农机都无所谓,可是这样一来,四维集团还能把张省长当回事吗?”

“李四维……也许早就不把我当回事了……”张清扬不禁想到了那天晚上彭翔的汇报,李四维偷偷安排人在医院盯着张清扬,这表明他的胆子已经很大了。

“胖子,退出是退出,不过接下来要做这么几件事,第一,要让别人知道是马中华帮助了李四维,第二……”

张清扬向双林省委多请了几天假,理由是要在京城替辽河市跑跑关系,为城市升格做最后的努力,按照内务院的统一安排,这批城市升格的竞选将在五月结束,辽河能否成功,在此一举。当然,张清扬留在京城还有另外一个好处,那就是同陈雅过几天幸福的日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