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s怎么下载图片

黑黢黢的夜里黑黢黢的人,黑黢黢的野鸡,在黑黢黢的草丛里嘿嘿嘿。

高亢的叫声,低沉的喘气声,就这么不停从路边草丛里传出来。

画面朝着草丛中移动,扒开齐腰杂草,看见一对野鸳鸯。

月光下,依稀可见,母鸳鸯在上,公鸳鸯在下,好一副公园湖畔鸳鸯戏水图啊。

“世风日下,真是世风日下!”张翟非常痛心疾首啊,仰面叹息,“怎么能用这种拍摄角度,这是什么鬼分镜!简直就是亵渎,这是对人体艺术的糟蹋!”

张翟指指点点,指着屏幕,吐沫不停地从嘴里飞出。

“居然还开夜视模式,这导演就没有一点基本职业素养!我去,这是什么鬼角度?有没有点欣赏水平?有没有一点基本的艺术品味?”

只见张翟面前那台电脑屏幕上,此时播放的,正是那副湖畔鸳鸯戏水图。

“我说,老张,看个片而已,你也不至于这么激动吧!”刘轶从后面拍了下张翟。

张翟回头看了一眼刘轶,激动地用手指着那还在不停播放着的鸳鸯戏水图。“刘轶,你也瞧瞧看,这是什么鬼角度?”

刘轶看向屏幕,沉默了下,随即很认真的点了点头,“嗯,角度是不太对哈”

“我看看,我看看,什么个情况?”杨豪挤了过来,一看“沃日,这什么鬼情况,玛德这片还能这么拍?这国产的吧?这种片,画面一直对着男的臀部是什么个意思?”

软萌温暖美少女比花娇唯美私房照写真

“嗯,就是”刘轶认真点了点头,附和道。

张翟万分错愕错愕,眼神匪夷状,望着这两人:“我看错你们两个了,你们怎么能有这么龌龊的想法,就不能像我似的,用批判的眼光,欣赏艺术?”张翟痛心疾首啊,庸俗,简直庸俗!

“艺术?命题是人类繁衍过程与艺术的共通点?”刘轶吐槽道。

杨豪也跟着翻了个白眼,“别扯淡了行不行,你个学物理的,懂毛线艺术?”

“嘿,你这话我就不乐意听了,啥意思啊,学物理的就不能欣赏艺术?就不能有点艺术细胞了?”张翟道。

杨豪翻了白眼,很无语,不想再说话。

刘轶倒是面色不改,淡淡说道:“张翟,把这个‘艺术视频’给我来一份,我也研究研究艺术。”

“你快别扯淡了,我个学物理的就算了,你个学数学的,头发都快掉完了的玩意,懂个毛艺术。”

“你懂个屁,数学,数学就是最完美的艺术!”刘轶激动地喷唾沫,“黄金比例,0.168……这哪不是数学艺术!”

“艺术就没有完美的……”杨豪一句补刀,“顺便给我来份,让我这个真正搞艺术的批判批判。”

张翟翻了个白眼,对于他们这种当了嫖客还装诗人的无耻行径表示深深地鄙视。

“别说了这么多,一部换一部,还想当伸手党,只拿不吐?”张翟咬牙说道。

“切,这种成色的片儿你还好意思,改天给你看看我收藏的波多野结衣珍藏集。”

“握草尼玛哟,你们几个能不能小点声,老子直播着,你们是不是想加入网红大家庭啊?”一直坐在宿舍角落边上的孙涛终于是忍不住了,开口就是咆哮。

“怕个卵子你怕,就你那大鱼小鱼两三只的直播间,你自己都红不起来。”杨豪直接怼了回去,还回头对着张翟说了句,“是吧,老张,刘轶”

“老孙啊,你可拉几把倒吧,现在这个点,真的有人看直播?我打赌,要是你现在人气超过2000,我日五档电风扇!”杨豪说道,“是吧,老张?”

“不,”张翟看了眼自己电脑屏幕,又看了眼孙涛,伸出五根手指,“我猜不超过五百,是吧,老刘”

刘轶点了点头,“五百,顶天了。”

孙涛脸黑了一半,又看眼直播间横飞的弹幕,另一半脸也黑了。

“666啊,这t人才啊!”

“搞艺术是不可能搞艺术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搞艺术的,只能看看小视频才能维持生活这样子……”

“老哥个个都是人才啊,真的是骚的一批。”

“兄弟,你是真的牛逼!”

“小桃子,速度让你兄弟上镜啊,让我们瞧瞧,这满嘴骚话的兄弟,???”

“……”

“这满嘴的骚话,嘿嘿……我喜欢……主播换人吧,谁想看你打游戏啊,还是骚话好!”

孙涛:“……”

……

孙涛咧嘴一笑,“嘿嘿嘿,老张,让你失望,不好意思,我直播间正好五百人气。”

杨豪张大了嘴巴,表情浮夸,“夭寿了啊,这年头,死肥仔直播也有人看了!观众丧失审美能力了!”

“握草,你他妈找死啊,杨豪,谁t肥宅,再说了,我可是实力主播,跟那些妖艳贱货可不一样!”说着,孙涛居然抛弃直播,直接冲过来,和杨豪扭打了起来。“我他娘的,干,死你丫的。”

张翟对于这两二货的行径,心中没有一丝波澜,甚至还想笑。

对于这种好基友,随时扭打在一起,互相搏斗的场景,在宿舍里实在是太常见。

比如刘轶就很熟练的掏出手机,津津有味看着的同时,还时不时拍下两张精彩画面,以用来当做黑历史。

不过,这种置身事外看耍猴的做法,往往最后自己也会波及。

“这犊子在拍照,干他丫的!”被压在下面的杨豪吼道。

“干他!”

“哎哟,握草,丫的放手!”

瞬间场面变成了三人扭打在一起的,基情四射的场景。

张翟摸了摸下巴,评头论足地发出声音:“啧啧啧……”

简直是有些gay里gay气啊。

“放手!……啊,杀人啊。”

“我的屁股!……尼玛你先起来”

“起来个屁,把我耳朵放开先!”

“……”

男生闹起来,场面绝对比女生还混乱。

张翟没有管他们三人在地上怎么去折腾,反倒是走向了孙涛直播用的电脑。

看了看电脑屏幕上,此时显示出来的人脸,他竟然一时沉默了,然后,嘴里蹦出一句:“我果然还是挺帅的……”

张翟晃眼看了眼直播间的人气,有些惊讶,“还真的有500人气,孙涛这小子打鸡血了?”

据张翟耳濡目染,被长久熏(折)陶(磨):张翟,本主播就要发达了,我有50人气了,哈哈哈。刘轶,我要走上人生巅峰,迎娶白富美了,我有100人气了!杨豪,哈哈哈,我要红了,我200人气了……哈哈,我人气210了!

孙涛就是个人气一直在两百左右徘徊的咸鱼主播,连突破二百五都困难。

不过在看了眼不停在刷新的弹幕,张翟就找到原因了。

“真是基情四射的寝室!都是好兄弟啊!”

“兄弟,借一部说话!”

“666,满嘴骚话,都是淫才,颇有比利王的几分风采!”

“不说那么多废话,兄弟,借一部说话!”

“对,借一部说话……”

“一看兄弟就是同道中人,借一部说话,让我都欣赏欣赏艺术。”

“这就是主播的同学,长得眉清目秀,还挺帅的嘛,可惜是个变,态。”

……

“咳咳,”张翟润了润喉咙,“看来大家都是性情中人,那就我们来讨论讨论这个‘艺术’。”

“666,主播他兄弟,大家都是明白人,敞开裤裆说亮话,借还是不借!”

“不和你多比比,直接走程序吧!”

……

“大家别急嘛,有的是时间,”张翟看了眼还叠一起的孙涛三人,又看了眼直播间快一千的人气。转正了脸,对着摄像头,露出央视新闻主播式的标准笑容。

“大家好,我是你们的主播张翟,大家可以叫我张翟大帅比,或者帅哥张翟!”张翟话音刚落……

“叮!知名度+1”

“叮!知名度+2”

“叮!知名度+5”

“叮!知名度+16”

“叮!知名度……”

张翟刚完美的进行了自我介绍,脑海中就叮叮叮同时响了起来,这声音清晰无比,如此突兀的出现,直接把张翟弄懵了。

“这什么鬼?”张翟张大着嘴巴,不知所措。

“叮……知名度……”

“叮……”

还没完了?

这声音哪来的?痴痴的看了眼仍扭打在一起的孙涛三人,又回头看了眼直播间的弹幕。

“666……”

满屏666,好像也没什么不对啊,莫非自己……其实是铃铛精变得,现在要觉醒了!

或者是自己也要获得系统了?好好的校园青春文,这是什么鬼展开啊??

这扯淡的吧?

“叮……叮……”

张翟愣了一两分钟,这声音就愣是响了一两分钟,一点消失或者出现转折的情形都没有。

这真的是很烦人啊,跟耳朵边蚊子似的……

“主播傻了?说话啊!”

“兄弟,艺术,艺术!”

“果然长得好看的都有毛病!”

“兄弟,先借一部说话啊,别愣着啊。”

……

张翟回过神来,看了眼直播间,打算暂时忽略掉脑海中这烦人的声音,“咳咳,让我们继续探讨艺术的……”

直播间的画面戛然而止,随之停止的,还有脑海中那烦人的声音。

这一刻,仿佛世界很安静。

如果不是那仍然不停甚至愈加快速滚动的弹幕,张翟都以为世界暂停了。

“哈哈哈,超管出手,直接碾压”

“超管出没,凡人退避!”

“666,第一次见到男主播涉黄被封,骚气。”

……

没错,那直播间屏幕上,写着‘主播不在家……’

而张翟这边后台看到的,却是:“你好,尊敬的主播小桃子,您因为涉嫌淫秽色‘情,直播间被……”

张翟:心情有点复杂……

脑海中突然出现又消失的声音,是几个意思,和直播间又有什么关系……

玛德,我不会有神经病吧,就在张翟胡思乱想,已经联想到了人与宇宙,宇宙大爆炸背景下的哲学问题,我是谁,谁在说话,我怎么蒙了,这样伟大命题的时候。

脑海中再次响起:

“叮,你的系统包裹已送达,请签收……”